炎。迷苍兽KL
究极体
究极体
  • UID8
  • 注册日期2010-07-19
  • 最后登录2019-04-16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1336
  • QQ
  • 铜币148630枚
  • 威望24096点
阅读:4483回复:24

【15.7.2.更新】【不熄】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5-06-19 22:24
本帖最后由 炎。迷苍兽KL 于 2015-7-2 12:29 编辑

【那啥,吾辈初中写的烂文都能被木广告页面拿走! 我就不知道设置权限有用没有。以及象征性收费】
   ↑
【好吧,上面这句有点跳出画风了……收!】



【虽然,我一直未能写出一切,但那一切早已在我心中重复千百遍……】
【这篇文,给我的感觉像陈酿的酒,连我自己写起来也会迷醉】
【从当初的家族文发展到爱、和平、生命之赞歌也是蛮不容易的】
【不知道迟来了多少年,但终归是要来的】
【就算这次一如既往……一定还会有下一次】
【这里是哐啷,我为梦想而生。】




【这里是不熄:炎雷格斯之歌

目录
[backcolor=rgb(245, 245, 245)]
[color=Red][b]我想, 消失在红尘中, 也许是我最好的归宿。[/b][/color] [img]http://www.ourdmworld.net/data/attachment/forum/201302/07/124541aj4jwmm7ytrd7jmr.jpg[/img]
炎。迷苍兽KL
究极体
究极体
  • UID8
  • 注册日期2010-07-19
  • 最后登录2019-04-16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1336
  • QQ
  • 铜币148630枚
  • 威望24096点
沙发#
发布于:2015-06-19 22:31
本帖最后由 炎。迷苍兽KL 于 2015-6-19 22:43 编辑


万里江山沉泥浪,


千古先灵叹沧桑。


此去魂归亡国土,


念不驻,此生足。

                 我与落炎 

  它们总是飞得很低,低低地贴着海面。它们的羽毛像是被红色墨汁浸润的宣纸,又像是在海面上晕开来的夕阳。仔细一看竟又觉什么也不像了,那只是属于它们的羽毛,是世间其他事物所不能比拟的。它们飞着,平静安逸。它们是海鸥,落炎城的海鸥。
  海鸥的高鸣和着海浪的低吼,像老年电台的午间音乐节目,着实让人感到惬意。这惬意如醋一般,泡软了我这个聆听者的骨头。
  烦人的摆钟仍是不知疲倦地吵着,我望着日历怔怔出神。 原来,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我也时日无多了,虽然不太愿意承认。
  这一生,我经历了太多。兴亡盛衰在我的生命里划满了伤痕,风云变幻在我的伤痕上镌下了诗篇。
这座城市,我几乎不认得了,可我依旧爱她。筝,我的老友,你呢?你会认得吗?大概也不认得了吧。不过你一定还会爱她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她静静地躺在落炎之巅的脚下,面朝大海。她是北境王国瑞里斯特尔南部的烈焰之地首府,落炎城。
  在大多数的日子里,她都是火辣辣的。但到了冬季,她便摇身变为世界上最温柔入骨、温暖至心的地方。 落炎城的冬日,阳光普照大地总是比一切都理所当然。每当这个时候的她,就是一个储满了阳光的大罐子。当然,冬天也是落炎城最热闹的时候。当所有的城市都被寒冷击溃,唯有落炎城可以屹立不倒。从炉火月开始一直到寒风月结束,游客总是“没完没了”——这是你们本地人的说法。筝,你一定又会站出来责怪我——对,你说得对,是“我们”,不是“你们”。虽然我对故土的思念一刻也没有中断,但落炎城的确给予了我最大的慰借,她就是我的第二故乡。
  当然,落炎城的冬最吸引人的还要数一年一度的落炎节。
  落炎、落炎,这里的一切好像都离不开“落炎”。要说这座城市为何与“落炎”形影不离,还得谈到这里特有的一种花——炎樱。每到年末,这种花便会凋落,花落的景象被称为“落炎”,落炎城因此得名。花瓣从高耸入云的落炎之巅落下,如天上仙子飘落尘世。落炎节,便是在这样的时候开始的。待到新年伊始,炎樱便会重新生出淡黄色的蕾。它们把辞旧迎新的时机掌握得恰到好处,不得不让人喟叹自然之神奇。及至盛夏,花儿盛放,呈橘红色。入秋之后,花儿又渐渐由橘红化为绚丽的火红。最后,在年末,又由山间飘落——如此循环,生生不息。  
  我第一次到落炎城那天恰好是又一个落炎节。我本就已经被落炎城的阳光摄去了心魂,漫天落炎更是让我深深地爱上了这座城市。
  我爱她,爱她不变的温馨,爱她不变的美丽,也爱她变迁的人事……我爱她的全部。
落炎节,在如今的人们看来不过是又一个饮酒作乐的假日。但在我的心中,落炎节承载起了这座城市——无关政治,无关经济,只关乎生命。
  生命是神秘的,我们不知道她从何时开始。她就只是那样悄无声息地于静谧的宇宙中睁开了如星般明亮的眼,她那如水一般温柔灵动的眸里燃烧着激情的火焰。
  筝,又是落炎节了,我不知道我还有什么话可说,我只想告诉你,这里依旧生生不息。
  我匆匆穿过街道,来到了老巷子前。巷子的另一头是古朴的老屋。老屋们像我一般悠然余生,自得地站在那里。
  巷子里,有我的一间小店,那是我的乐园。我平日里极爱鼓捣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久而久之便有了这家店。那些小玩意儿也很讨孩子欢心。 孩子们的笑容,也渐渐成了我余生最大的快乐。
  我缓缓推开店门,古木的气味扑面而来——一切仿佛都回到年少的时候,那些人又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爱这种气味,扑面来、扑鼻香……这让我感到安宁,没办法说出为什么,就是安宁。
  我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却不太顺畅,想来这副皮囊已是破旧不堪,不久便应当脱去了吧。但在此之前,我想留下我这一生所见所闻所经历的故事。而且,我是绝不愿意草草了事的。要留下,便要好好地留下,因此我需要一个能让我托付那一切故事的人——别担心,筝,人选我已经想好了,就是你的曾孙。那小家伙实在是太像你了!即使是你的曾孙,我也觉得他像你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对,你不用怀疑我的措辞,令人发指!他有和你一样的干净利落的火红的碎发,有和你一样健康自然的小麦色皮肤,还有你一样闪动着睿智光芒的琥珀般的淡红色眼眸,甚至常常作出和你一样的神态来。
他来了,筝,你瞧瞧他那模样,你也会吓得个踉跄吧?难得见你滑稽的样子,想来也是可笑的。
  “像,真是太像了……”看着他的小脸蛋我便又情不自禁地说。
  他挠着小脑袋,一脸茫然地看着我。
  “我是说你像你的曾祖父。”我摸着他的头,他的头发软软的,并没有你的那么扎手——这一点倒是像极了岚……对不起,我本不该提及你一生中最深的伤痛。
  “真的?”这孩子欣然问,兴奋从他的双眼里毫无顾虑地蹦出。他是极崇拜你的——是啊,就像你当初崇拜你的曾祖父一样。
  “当然是真的,悟山师是不会说谎的。”我趁机又摸了摸他的头。
  瑞里斯特尔的文职很有意思,由低到高分为望山、晓山、通山、悟山四个等级。各等级又分为师、识、史、侍四职。悟山师便是最高的文职了。只有在圣婴庄园、光耀城、雪线城、落炎城、风鹫城、天罚城、流砂城这七大首府和王城月华天堡才会有一位悟山师。悟山师,代表了瑞里斯特尔的最高智慧。他们或者说是我们,肩负着教导国王或未来的守护者的重任。
  “亲爱的小炎雷格斯,”我轻生唤着他,“告诉我,你愿意珍爱我所托付给你的一切吗?”
  “我愿意。”他微微皱眉,非常认真地答应了我。
  我不禁笑出声来,第三次摸了他的头。筝,他认真的模样可不就是你的吗?
  我又一次闭上了眼睛,又一次深吸了一口气——格外舒心,也许这皮囊将要迎来它的第二春了。
  过往的一切愈渐清晰,无数的碎片聚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幅又一幅完整的画面,那些完整的画面又有规律地串联起来,化为了我漫长的一生……我清了清嗓子,将那些我倾尽一生去爱的珍宝一一捧到了小炎雷格斯的面前。
[color=Red][b]我想, 消失在红尘中, 也许是我最好的归宿。[/b][/color] [img]http://www.ourdmworld.net/data/attachment/forum/201302/07/124541aj4jwmm7ytrd7jmr.jpg[/img]
タケル
管理员
管理员
  • UID3
  • 注册日期2010-07-18
  • 最后登录2019-04-22
  • 粉丝3
  • 关注0
  • 发帖数6054
  • QQ
  • 铜币101450枚
  • 威望46518点
这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 社区居民
  • BT天才
  • 天神之星
  • 优秀版主奖
  • EG天才
  • 疫苗种
  • 病毒种
  • 原创写手
  • 忠实会员
  • 闪耀之月
板凳#
发布于:2015-06-22 00:32
我希望不要每次都只有一个开头
放不下的永远放不下。我在这里等待。一直一直一直等下去。
叶郁の优
究极体
究极体
  • UID22
  • 注册日期2012-03-18
  • 最后登录2019-04-06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2517
  • QQ
  • 铜币80枚
  • 威望7507点
这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 社区居民
  • 世界之心
  • 优秀版主奖
地板#
发布于:2015-06-22 10:49
连自己写起来都会迷醉,这感觉曾经我也有过。

(但这也只限于曾经了,就在昨天 我把以前写过的手稿全部焚毁了。)


于是,同楼上
蕾米莉亚
管理员
管理员
  • UID281
  • 注册日期2011-01-14
  • 最后登录2015-12-04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256
  • QQ
  • 铜币0枚
  • 威望5350点
4楼#
发布于:2015-06-22 14:43
写过的大多不堪入目 但也只是放在那里好了 前几天刚擦灰来着 好多年没动了 不过现在写的东西一般发私人空间了不公开 也就自己看看
四分衛
究极体
究极体
  • UID51
  • 注册日期2010-08-01
  • 最后登录2019-04-10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8480
  • QQ
  • 铜币119枚
  • 威望801851点
w
5楼#
发布于:2015-06-22 16:06
让我想想这是第几次。。。。。以及设定定下来了吗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the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Though wise men at their end know dark is right, Because their words had forked no lightning the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ood men, the last wave by, crying how bright Their frail deeds might have danced in a green b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Wild men who caught and sang the sun in flight, And learn, too late, they grieved it on its w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rave men, near death, who see with blinding sight Blind eyes could blaze like meteors and be g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And you, my father, there on the sad height, Curse, bless, me now with your fierce tears, I pr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タケル
管理员
管理员
  • UID3
  • 注册日期2010-07-18
  • 最后登录2019-04-22
  • 粉丝3
  • 关注0
  • 发帖数6054
  • QQ
  • 铜币101450枚
  • 威望46518点
这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 社区居民
  • BT天才
  • 天神之星
  • 优秀版主奖
  • EG天才
  • 疫苗种
  • 病毒种
  • 原创写手
  • 忠实会员
  • 闪耀之月
6楼#
发布于:2015-06-23 09:46
有激情总是好的。。。不像我。。。完全不想动。。。
放不下的永远放不下。我在这里等待。一直一直一直等下去。
GDKing
究极体
究极体
  • UID5
  • 注册日期2010-07-19
  • 最后登录2016-12-04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6127
  • QQ
  • 铜币286枚
  • 威望48554点
这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 社区居民
  • 病毒种
  • 资料种
  • 疫苗种
  • EG天才
  • 优秀版主奖
  • 天神之星
  • BT天才
  • 闪耀之月
7楼#
发布于:2015-06-23 19:25
不把握住时间,便只能成为时刻
[url=http://www.ourdmworld.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566&pid=72224&fromuid=5][color=#005344][size=4][b]【5周年贺文】World Days【未完结】[/b][/size][/color][/url] [size=5]我要写文 [/size] [b][size=7][color=Red]请支持DM文学!!![/color][/size][/b] [size=4][url=http://www.ourdmworld.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1313&pid=66319&fromuid=5][b]Digimon IE 外传 星之Beta[/b][/url][/size] [url=http://www.ourdmworld.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1313&pid=66319&fromuid=5][color=#000000][size=4][b][六周年][文赛]黑暗的Nossi-be[DigimonIE外传][未完结][/b][/size][/color][/url] [url=http://www.ourdmworld.net/thread-553-1-1.html][color=#00CD00][size=4][b]DB无限制招人再开!!!附史上最强表格v1.2![/b][/size][/color][/url] [url=http://www.ourdmworld.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74&pid=84253&fromuid=5][color= #AE0000][size=5][b]Digimon Babel [15.01.01吐血更新中!ACT 40 Unexpected Eruption其五 Hazard][/b][/size][/url] [url=http://digifur.com/digimon/bbs/?fromuid=2686]http://digifur.com/digimon/bbs/?fromuid=2686[/url] [url=http://digmon.aa.topzj.com/?fromuid=260025]http://digmon.aa.topzj.com/?fromuid=260025[/url] [img]http://www.ourdmworld.net/attachments/month_1207/1207171500e96aefe6397037cf.jpg[/img]
炎。迷苍兽KL
究极体
究极体
  • UID8
  • 注册日期2010-07-19
  • 最后登录2019-04-16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1336
  • QQ
  • 铜币148630枚
  • 威望24096点
8楼#
发布于:2015-06-26 10:57
本帖最后由 炎。迷苍兽KL 于 2015-6-27 10:16 编辑

                伊索卢之孤 
  我是伊索卢的遗孤,唯一的遗孤。我的故国伊索卢消失在了狂风骤雨中,我的兄弟姐妹们沉入了万丈海底。
  我们本就是遗孤的后裔,我们的先祖来自遥远的盖娅星。三千年前,年迈的盖娅无法抑制自己的怒火——瘟疫、地震、海啸……灾难席卷了整个世界。火山们感受到母亲的焦虑,也从长眠中苏醒,与母亲一同分担那炽热的火焰。为了争夺仅剩的生存空间,大规模的战争爆发了……盖娅不堪重负,第六文明在天灾人祸中走向灭亡。
  在这地狱般的时代苟活的人们,决心放弃自己的家园,前往科学家不久前发现的宜居星球——普罗。于是,幸存的两亿人组成了一支声势浩大的太空舰队,带着第五文明时期就存在的“圣物”踏上了旅途。
  历经五十年漫长的太空旅行,盖娅遗民终于抵达了普罗的大气层外。然而,灾厄也随着他们离开了盖娅,紧跟着他们的脚步。正当人们为即将到来的胜利而欢呼时,一个巨大的不明物体正以极快的速度击向他们。恐惧在那一瞬间以绝对的优势压倒了欣喜,舰队的每一支船的每一个角落都被混乱击溃了——人们疯叫着,像受惊的斗牛冲撞着阻挡自己的一切,踏着那些弱小者的尸体,不顾一切涌向逃生舱……最终,只有不到两万人从死神的手中脱逃,所幸的是圣物并没有遗失。他们被逃生舱送到了另一颗星球——埃比。随后他们在一座岛屿上安顿下来,建立了伊索卢。
  盖娅遗民将一切的希望寄托在了这个新的国度之上。我们一代又一代辛勤的伊索卢人用双手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乌托邦。
  我们曾以为我们将永远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我们曾以为我们将永远在这边土地上过着安宁幸福的生活。我们曾以为我们将永远在这片土地上……我们曾以为……一切幸福的生活,对过去温馨的怀念,对未来美好的畅想,都在十五年前的那一天戛然而止。
  那一天,安维欧人的长矛刺向了我们的土地。我们在悲愤中举起了盾牌,他们在狞笑中刺穿了我们的盾,一面又一面。终于,我们在一年之后败了,他们击碎了我们最后的一面盾——首都雨之降。
我们只能循着先祖的脚步,放弃自己的家园,乘船从海上撤离。可是,正如我们的先祖遭受毁灭性的打击一样,我们的船被那些安维欧人击得粉碎。不同的是,这一次剩下的只有我一人,就连一直与我们相伴的圣物也失去了踪影。
  为了寻回圣物,我展开了漫长的旅行。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在日前掌握了关于伊索卢圣物的确切情报——就在落炎城。在此之前,我作吟游诗人已有十年了。当然,人们——至少普罗的人们都明白,吟游诗人可不是单单是吟游英雄史诗什么的歌手。说白了,吟游诗人是更接近于刺客的角色。
  那是一个相当遥远的冬天,辛勤的炉火已经工作了二十余个日夜。自由境的商人们终于摆脱了“苦难”,在一片发自肺腑的欢声笑语中送走了令他们头疼不已的贵客。他们的贵客,时任火之守护者、烈焰之地领主、落炎城城主尼克·鸢·炎雷格斯的长子——弗兰克·筝·炎雷格斯也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终于结束了为期三年的云游,登上了返回落炎城的船。而我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便也随着他上了船。
  当然,跟他上同一艘船自然是要付出让我悲痛欲绝的代价的——于是,我除了身上的衣服、匕首、怀表一无所有了。
  “哟,这不是大名鼎鼎的拜尔德吗?”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说话的人一身酒气,还打着嗝。我打量了他一番,回道:“正是,好久不见了维吉尔。你的腿还好吗?”
  他拿起手杖重重地杵了下去,看起来怒不可遏——不过他居然杵到了自己的脚……我还没来得及笑,他便嗷嗷地嚎了起来。
  “拜你所赐!”维吉尔想挽回颜面,咬着牙对我说,“你看啊,我可是咬牙切齿的呢!”
  “你不用强忍着伤痛,咬太紧的话当心你的牙受不了。”看他那滑稽的样子,我竟生出怜悯之情——谁都看得出来,他咬着牙纯粹是因为脚痛。
  “好吧,没想到能在这里撞见你……你是替那老家伙干了多少脏活儿?”
  “总之不少,不过物超所值,老凯希最能给我最好的价格。”
  “老家伙胆儿真是越来越肥了,这次他要打落炎城的主意?你也是疯了,居然接了这单!他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
  “这事儿跟凯希没关系。”
  “这船也是你自己掏的腰包?”
  “没错,我现在已经身无分文了。”
  “你到底在想什么?拜尔德,你本可以过上和我一样的生活!干嘛要拿命去做些莫名其妙的事。”
  “然后像你一样被凯希的新伙计打断腿?我去落炎城自有我的道理,这事非做不可,你不要多管闲事。”
  “听着,拜尔德,关于腿的事情我从来没有怪过你,我知道那全都是那老家伙……”
  “不过打断你腿的那一刻我是很开心的!”
  “拜尔德!”维吉尔涨红了脸,“可别给我丢脸……你虽然是个十足的疯子,但不失为一个好伙计。”
  “谢谢您的关心,维吉尔先生。保重您的腿,替我向凯希问好。”说罢,我便转身离开了。
  “拜尔德……”维吉尔还想叫住我,可我没再理会他。
  之后,我又陆续遇见了几个自由境的“老友”。这时我才意识到这船上除了炎雷格斯和他的侍从大概全都是自由境的人。为了避开他们,我躲到了船舱的一个偏僻处。
  突然,船猛地摇晃了起来。我透过窗户向外看去,发现天空已是阴云密布,闪电化作长矛,直直地刺向海面,狠狠地扎入海中。一瞬间,昏天黑地,那些只有在噩梦里才会出现的场景在我无比清醒的时候蹦了出来。我甩了甩头,收回了目光,避免看到窗外的景象。即使看不见,耳边也满是风哭雷啸之声。
  我感觉头昏脑涨,接着眼前一黑——一艘艘船不断被击沉,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站在最靠前的那艘船的甲板上。接着,我听见了并不属于现实世界的风声、雷声、哭喊声。我看见幼时的自己哭得撕心裂肺,用近乎鸟类尖啸的声音喊着:“妈妈!爸爸!”。那个三十出头的女人正是我的母亲。我看见母亲的船离我越来越远,最后母亲依偎在父亲的怀里,父亲紧紧地搂着母亲,他们的船被燃烧的巨石砸得粉碎……我嘶喊着,尖叫着,继而哭得更厉害,几乎喘不过气来。
  “不要哭,你要照顾好自己。”不知是谁,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我想看清说话人的模样,却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纵身跳入海中。接着,我身后的海面便悉数被冻结了。安维欧人的船被拖延了几分钟,在这期间,有人领我到了逃生的小艇上——只容纳一人的那种。于是,我一个人走了,离我的族人们越来越远。海面的冰很快被安维欧人砸碎,他们如饿狗般猛扑过来,我远远看见最后的一艘船沉没——我知道,这一次真的只剩我一个人了。
  不知过了多久,船稳了下来。紧接着大嗓门的水手呼起了号子,看来是进入瑞里斯特尔的南海了。在进入落炎城的南海之前天气会很糟糕,这是我听水手讲的。而南海则和那座海边的城市一样,总是晴空万里。
没了那狂风的尖叫和巨雷的咆哮,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也许一切本就是一场噩梦。一切,没错,所有的一切。我这样想着,我也只能这样想想而已,亡国灭族之痛,是永远无法忘却的。
  此刻是静了,却又静得瘆人,静得像入了死寂。我打了个冷噤,几乎要再次回到噩梦里。于是,我起身上了甲板。天气放晴后,甲板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三三两两在一起谈笑。我迅速扫过每一个人,并没有发现炎雷格斯的踪迹,这不免让我有些失望——忽然,我发现我漏掉了一个关键人物——我微微右转,瞥见了一名青年骑士。那骑士左手持枪矛,右手持一块长方形的大盾。那盾身约莫长1.65米,盾上印有一棵被火焰包裹的茂盛大树——正是落炎城的标志。那骑士就是炎雷格斯的近卫,他是绝不可能让炎雷格斯离开他的视线范围的。
“那么,炎雷格斯,你会在哪儿呢?”我低声自语,想了想,掏出一块怀表来,表盖内侧有一块凸面镜。我看了一眼后便扬起了宣告胜利的嘴角——我还以为站到桅杆顶端看风景这种事情只有我才做得出来。
  短暂的喜悦后,我却再也高兴不起来,紧紧攥着怀表,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10岁生日那天,母亲给了我一块铜制怀表,她告诉我,人生苦短,要懂得惜时。表盖内侧放着我们一家人的合影——我和父母,还有……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记不起来另外两个人,他们好像是我的姊弟,除此之外我对他们一无所知。
  母亲常说: “尽管,时间是如此珍贵,但我愿意为了你们,将它消耗殆尽。”记忆里的母亲,说话时始终是微笑着的。如今,再翻开怀表,表盖已不再是他们,而是一面丑陋的凸面镜,虽然它让我看得更广,但它也让世界扭曲。这样一个小东西,占据了那个原本属于我家人的位置。 对不起,母亲……
  船终于停靠在了落炎商港。这一次的旅途大概是我这一生中最忐忑、最漫长的了。我匆匆下船,没入了人群。

[color=Red][b]我想, 消失在红尘中, 也许是我最好的归宿。[/b][/color] [img]http://www.ourdmworld.net/data/attachment/forum/201302/07/124541aj4jwmm7ytrd7jmr.jpg[/img]
GDKing
究极体
究极体
  • UID5
  • 注册日期2010-07-19
  • 最后登录2016-12-04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6127
  • QQ
  • 铜币286枚
  • 威望48554点
这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 社区居民
  • 病毒种
  • 资料种
  • 疫苗种
  • EG天才
  • 优秀版主奖
  • 天神之星
  • BT天才
  • 闪耀之月
9楼#
发布于:2015-06-28 18:34
总之我还是象征性的占一下沙发好了
[url=http://www.ourdmworld.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566&pid=72224&fromuid=5][color=#005344][size=4][b]【5周年贺文】World Days【未完结】[/b][/size][/color][/url] [size=5]我要写文 [/size] [b][size=7][color=Red]请支持DM文学!!![/color][/size][/b] [size=4][url=http://www.ourdmworld.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1313&pid=66319&fromuid=5][b]Digimon IE 外传 星之Beta[/b][/url][/size] [url=http://www.ourdmworld.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1313&pid=66319&fromuid=5][color=#000000][size=4][b][六周年][文赛]黑暗的Nossi-be[DigimonIE外传][未完结][/b][/size][/color][/url] [url=http://www.ourdmworld.net/thread-553-1-1.html][color=#00CD00][size=4][b]DB无限制招人再开!!!附史上最强表格v1.2![/b][/size][/color][/url] [url=http://www.ourdmworld.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74&pid=84253&fromuid=5][color= #AE0000][size=5][b]Digimon Babel [15.01.01吐血更新中!ACT 40 Unexpected Eruption其五 Hazard][/b][/size][/url] [url=http://digifur.com/digimon/bbs/?fromuid=2686]http://digifur.com/digimon/bbs/?fromuid=2686[/url] [url=http://digmon.aa.topzj.com/?fromuid=260025]http://digmon.aa.topzj.com/?fromuid=260025[/url] [img]http://www.ourdmworld.net/attachments/month_1207/1207171500e96aefe6397037cf.jpg[/img]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