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卡
总版主
总版主
  • UID38
  • 注册日期2010-07-29
  • 最后登录2018-08-08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9656
  • QQ
  • 铜币195枚
  • 威望20264点
嘤嘤嘤
  • 社区居民
  • BT天才
  • 天神之星
  • 优秀版主奖
  • EG天才
  • 疫苗种
  • 资料种
  • 管理人员勋章
  • 忠实会员
  • 闪耀之月
阅读:3818回复:2

起风(《来自风平浪静的明天》同人)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5-06-28 20:56
      大家醒过来已经三年了,今天,纺和千咲的婚礼正举行。

      起初大家为婚礼举办地争执了一下,要说以纺的性格,在海里举办便可以了,可是千咲顾虑有些陆地上的好友不能出席,比如三桥教授,最后婚礼还是在陆地上举办了。

      顺便一提,光对这件事发表的意见是:“什么嘛,两边都办一场不就好了!”结果大家一起吐槽他“哪有那么简单啊!”。他好像郁闷了很久,因为爱花小姐一如既往地说出了些“虽然光君有时候确实会说些不经过大脑的话不过光君还是很好的人!”这样的话。真是的,青梅竹马都要结婚了,他们两个人还是一点没变呢。

      我和纱友坐在一起,她描了眼线,打扮得很是成熟,但我总觉得离她理想中的都市女性微妙地有些距离。妈妈让我好好打扮,可我实在也想不出在别人婚礼上自己要身着华服的理由,所以最后老老实实穿了学校制服来。不知不觉都是高中二年生了啊,我们。

      千咲穿了白无垢,露着格外甜蜜的笑容,满溢的幸福温暖着厅内的空气。纺也难得地一直笑着,那表情对他而言是灿烂的新高度,看得我都有点入迷了,不过对今天的新郎入迷总觉得不太礼貌,所以我转头看向纱友,而她正出神地盯着千咲。都市女性不是应该更青睐西洋婚纱吗?说出来好像很失礼的样子,还是不说了吧。

     “美海姐姐!”

      叫我的是晃,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妈妈那里跑到我这边来了。时间在他身上投射得这么明了,有时确会让人暗自伤神。他长高一些,我们便长大一些,也许,我和某些期待也相距再远一些。“晃,你又长高了呢。”纱友夸奖着晃,某种意义上和我的思绪也很合拍,这就叫心之友吧。

     “晃,怎么了,想回家了吗?”我望着他,那面孔像妈妈多一些,真不知道爸爸的遗传基因发挥了多少作用。

      晃有些夸张地点了点头。我叹了口气,“今天是纺哥哥和千咲姐姐很重要的一天哦,晃,不可以任性的。”

      晃有些不开心地撅起嘴来,小拳头捶着我胳膊。一点都不痛哦,虽然我很想说出口。

      “美海,你说话跟大妈一样啊。”“喂,纱友!”

      我让出半个位置,把晃抱上来,回头向妈妈示意,她大概是看到了晃跑到我这里,做出了一幅很抱歉的样子,我轻笑,点了点头。纺和千咲走到我们桌前,我和纱友毫不吝惜祝福之辞。千咲和纺表情甜得有些沉静,我竟有些看得入迷。温馨的两人鞠了一躬,从桌前走开了。

      纱友的表情也有些沉醉,大概想象起了自己的婚礼吧。纱友穿婚纱应该很好看呢。新郎……

      “纱友,要来了吗?”

      我的问句将她不太温柔地拽回了现实。她表情有些黯淡,指了指左边的桌子。我回头看去,要、光、爱花小姐还有其他几人坐在一桌。爱花小姐似乎正一个劲地拦着光给自己倒酒。啊啊,重点是要,他脸上依然是那副精致的笑容,看着光和爱花小姐闹来闹去。这样的场景,似乎总让人产生名为追忆的感情呢。

     “他心里肯定不好受吧,毕竟……”纱友闭上眼,我读出她的心有不甘,“他喜欢千咲那么久呢。”

     “他放下这份感情也很久了吧。你们两个人这几年暧昧不清的,大家几乎都以为你们两个人确立关系了呢。”

     “你也知道我们两个人一直都只是那种关系……”纱友嘟着嘴。

      然后,说出我不能回答的词句。

     “而且,美海你也应该知道……并不是什么东西,都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吧。”

     三年也许很长,也许很短。我等待他们醒来用去五年,如果再重来,再多等待这三年,恐怕也能活得浪静风平。时间真的能够抚平无果无望的期盼吗?大概可以吧,我相信是可以的。

     为此,我可以付出一生的时间去证明。

    “进路调查表……?”我坐在海水塘边,疑惑地问。

    “是的。”纱友的眼睛闪闪发亮,“美海你有未来的计划了吗?”

    “没有。”

    “这么怠倦总感觉不像你呢。”

    “反正纱友一定打算考去千叶县吧,而且不会是私立女子短大一类的。”

    “嘛,也不是一定啦……”

    “那是打算在表上面写‘伊佐木要的新娘’这样的吗?”

    “喂!美海!”

    纱友涨红了脸朝我埋怨,差点掉进池里。噗嗤,我听到了自己小小的笑声。

    “好啦好啦,纱友的话,一定会成为一个好新娘的!”

    “问题不在那里啦!话说,美海想过离开这里吗?”

    “我可能比较希望离家不远哦。”

    “为什么呢?”

    我指指脚下的水池。纱友恍然大悟,然后显出一脸歉意。

    “啊……对啊,毕竟美海有胞衣呢。”

    “我喜欢海啊。”我轻声细语着,“所以也希望能留在海边呢。”

    “嘛,如果是美海的也一定愿意留在海边吧……”纱友手托腮,似笑非笑,“可是……”

    “怎么了吗?”

    “算了,没什么啦。”纱友摇摇头,摆出一副浅笑,“如果是美海的话……”

    “……如果是我的话,我肯定就写伊佐木要的新娘啦。”

    “喂!美海!”

      从没考虑过未来的事,这种生活状态已经持续了很久了。说不清是对未来没有期待,还是对长大成人这件事缺乏勇气,但我从没想过我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我喜欢海,喜欢小镇,喜欢小镇上的大家,并没有离开这里的理由。在这里,我的生活曾波澜层叠如海,可如今已平静如小小溪流,径直向前,分岔路已很久不见。也许顺其自然,未来就会安稳地到来吧,写在进路调查上的展望,也许只是私心的小小幻想。我不擅长做梦,所以偏爱留下清楚明白的脚印,它们指向前方,那里便是我将到达的地方。一切都在变化,不管是小镇还是大家,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纵使失去几数年华,纵使或苦或甜,我们也不可以停下。

     曾经天真以为不会结束不会忘记的事,是不是也会慢慢褪色呢。

     “妈妈,”饭桌上,我开口问,“你希望我将来做什么呢?”

     “美海的将来……”妈妈若有所思,然后恍然大悟,一气呵成的变化让我有些许惊讶,“啊,到了填进路调查表的时候了对吗?”

     “啊,是的……”

     “妈妈我希望美海遵循自己的意见呢。”妈妈笑着说,“毕竟当初我也是自己做出选择才离开汐鹿生和至在一起的。啊,那时候光还和我一起走的,闹得真大呢。”

     自己的选择吗……

     “我其实还没有好好考虑过。”

      “嘛,也不必太着急地去想以后要做什么哦,毕竟真的会发生什么也没人知道……”妈妈沉思了一下,“啊,除了鳞大人可能知道些什么,嘛,虽然他看上去除了好色之外别的什么也不会啦。”

      如果不是必要,还真的不想提起鳞大人这个家伙。大家醒过来之后,他回到了海底,一如既往地当着好色大叔,真是的,明明听了贡女的故事之后难得对他有了些好感呢。

      “不过,”妈妈轻轻笑着,“还真是希望美海能够走出这里,去更远的地方看看呢。”

      “……嗯?”

      “不管是我还是纺、千咲,接下来的日子恐怕都只会留在这里,不会走得太远,爱花和光也一样,毕竟村子还指着他们传宗接代啊。”

     我的反应并没我想象中那么大。

     “不过,美海你不一样。也许你并没有要一直留在这里的理由呢。至于我们,也许已经被束缚在这里了吧。我觉得美海身上的可能性是很大的,不必也和我们留在这里哦。”

     “……”

      见我沉默无言,妈妈歪了歪头,不再说话,转身去盛米饭,我看着她的背影。如果妈妈是为了选择自由地相爱而逃出汐鹿生的话,那现在,她真的是被束缚在这里吗?我觉得自己得不出结论。

      想去的地方?说起来,小时候最想到海里去,现在有了胞衣,梦想也已经实现了。虽然,虽然真的不是别无他求,但我并不知道自己想去哪里。期待不过只是一场梦,不知能交与谁。我不是给个糖果就能哄睡着的孩子,梦醒终有时这点我烂熟于心。但是,不能因为会醒来,就不去做梦,所以我曾幻想过那时会有不同的选择,不同的道路。也许这才是真正的我吧,脚步不由自主地向前,双眼却不住地留恋来时路,念念不忘某些瞬间,走得越远,越不能忘记自己心意沉沉。

      光,我一直喜欢你啊,即使早知无果。

      这早已说出口,理应结末了的心情,我能埋藏在哪里呢。

      暖雪起伏的一日,我去往外公家。自打外公醒来,光便常常回到海底去住,爱花小姐也一样回到了海底和父母一起。家里少了几个长期住户,显得空荡了许多。我的生活里少了他们二人的话,还真的会寂寞不少。

      外公比起刚醒来的时候要老了不少,一幅被时光历练过的模样,显得那么沉稳,和坐在我们一旁,到了现在依然毛躁不已的光对比鲜明。真希望他遗传一下这这份沉稳啊。

      “啊,美海和光是同级生呢,明明应该差好几岁的啊。”外公笑着说。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希望不要把这个事实这么直接地说出来啦,光一脸的不愉快啊。

     “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啦,外公,我是很认真的在问建议哦。”

     “如果是我的话,恐怕没什么建议,因为官司应该不会让你这个汐鹿生之外的人来当啊。”外公挥手揉揉脑袋,“不过我倒是也不知道谁来接班,毕竟光不愿意啊。”

     “谁愿意跟鳞大人那家伙打交道啊!”

     “这点我赞同光。”

     外公的苦笑让我觉得自己的话好像有些残忍,不对,都是光的错。

      “光不打算接替外公吗?我觉得光应该很愿意留在汐鹿生的。”

      光还是一副别扭的表情,这一点这么多年始终未变,从相识到现在,啊,我认识他时他已经常常摆出这副姿态,那他开始习惯这般表情的时分怕远在我认识他之前吧。我和他共有的岁月苦短,而现在我更已无缘分享。啊,胡思乱想什么呢,听光说话。

     “虽然我不打算离开汐鹿生,但是我也不像以前那样觉得陆地人都那么自以为是了,如果可以的话,住在小镇里也不是不可以。”

     “……这样的啊。”

      对啊,爱花小姐说过的,光以前很不喜欢陆地人呢。那时我也是陆地人的一员吧,而现在处在间隙中。慢慢接近,却还有根源性的不同:我向往这里,而他来自这里。

     “你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光。”外公喃喃道,“但我希望……至少留在汐鹿生。”

    “嘛,我不在你会寂寞的吧,笨蛋老爸。”

      看着这场景,我笑了,起初很轻,后来笑得越来越开心,不能自已。光涨红了脸,“喂!美海!别笑啦!”这样子喊个不停,可是我还是笑了好久。

      虽然是个笨蛋,但是光真的好体贴啊。果然,这样的光,我放不下。这样的体贴,请再给我一分,再给我两分啊。

      我不求永远,所以,请让我奢求几霎吧,海神大人。

      “美海,你还记得峰岸淳吗?”

      水池边,纱友试探着问我。我点了点头。

      “那家伙有女朋友了哦。”

      “……哦。”

      “你的反应比我想得还要小呢,美海。”纱友眉头皱了起来。

       “因为真的没什么感想嘛。”

      纱友摇摇头,酝酿着什么。我等着她开口。

      “呐,美海,虽然我一直不想说……”她犹豫不决,“曳海祭之后,峰岸那家伙又向你表过白,追求你那么久,你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纱友。我对他能产生的感情,只有怜惜这一种啊。”

      “为什么?”

     “因为我和他一样,明知不会有结果,却还是喜欢着某一个人啊。”

     “……这种感情真自私呢。”

     “纱友,以前,喜欢要却没说出口的时候,看着要,心里的那种感觉,你不会忘了吧。”

     “……怎么会呢。”

     “那你应该明白,如果喜欢一个人,付出和回报也许并不相等吧。”

     纱友不说话了。我自顾自地讲下去。不该说出口的,不该说出来啊,可是我好像一直在等待说这些话的一天。

      “喜欢上一个人了,就孤注一掷地等,他曾对自己片刻温柔过,所以更相信他是最好的人,喜欢的人不想欺骗自己,可自己却一直将自己欺骗,沉浸在不停变冷的余温中。最后,明知道不会有结果,却不能放下这份心情。明明孤独,明明知道不对,明明有更好的方式”的,可是,却没有力气选择。我不想峰岸君变成这样,因为那份怜惜。所以我拒绝得很坚决,不让他陷入这无果的链条内。”

     我笑了一下,从纱友的表情来看,应该笑得不太好看。

     “纱友,你能明白的吧。已经伤痕累累却还愿意再等的人,不要那么多才对啊。”

      而且,我等的不是一句话,不是回答,而是未来的年年岁岁啊。

     “……美海,那你愿意再等下去吗,你还要继续喜欢光下去吗?”

     “我会。”

     “……为什么?”

    “因为我早就明白,也早已准备好。”

     我斩钉截铁地说。

     “我喜欢光,喜欢到对可能注定孤独的未来毫不在乎。”

       发觉思念是件很残酷的事,便不去思念。发觉这颗心不愿不能,便等待心意变冷。直到发觉这世界终有你,而我不能从这世界脱身,选择没有你的某处。这世界被划分得如此简单:有你的地方,我不能留下;没有你的地方,我不愿去往。不知时光去往何处,或许它从未远去,只是在身旁耳畔堆积,沉淀成满眼幻觉,当从幻觉中苏生之际,一切依旧如故,你一直在那里,我们回家,回家的路很长,小镇很大,足够容纳我内心沉默着的渴求和你如此这般的温柔。最好是忘掉,最不好的记得这般牢,唯一可寄托的时间,秒针转动,分针转动,时针转动,日历翻过一页又一页,一遍一遍,总有一天,我会很好的忘却了吧,就像曾很好地把整颗心放在手里渴望你伸手接过一样。

      可不自私已不可能。光,我希望你幸福,可如果你幸福时我却孤独,“你是幸福的”这个事实不能将我内心的波澜抚平,不能啊。

     “啊,这里,对数算错了哦。”

       纱友家里,我和她两个人的小小学习会。说是学习会,其实也只是纱友单方面指导我而已,都市女性看来应该都成绩不错呢。立志向千叶县进军的纱友,偏差值还是很好看的,而我、光,爱花小姐相比之下有些凄惨。啊,要的成绩同样出色,这两人也许真的很般配呢。

       “喂!美——海——!在——听——吗!”

       “哇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

       纱友一脸无奈的表情。从那天起,她对我经常显露出这种神色。

       “道歉倒是不用啦……比起道歉,这里算错了,改过来啊。”

       我乖乖照着纱友的指导改掉了那个错误的得数,看上去方法是对的,只是因为算错了这里,所以后面所有的量都是错的。

       即使心意是正确的,喜欢上了不对的人……

       啊,不行不行,不能再分心了。集中精力!

       “……算了,你累了吧,美海。”纱友一句话把我好不容易集中起来的注意力打散,“休息一下,吃点饼干吧。”

       锵锵~

       她把托盘端上桌时我在脑内补上了音效。真傻,不能让她听见。

       “……那个声音是怎么回事?”

      “哇啊啊,我发出声了吗!”

      “……我不是幻听呢。”又是一脸无奈。

      “……对不起。”

      “也不用道歉啦。”

      纱友摇摇头,长发摇曳,洁净地不染风尘。恍然间我回到了小时候两人蹲在墙角准备对光恶作剧的时候,那个没有抱着繁冗心绪的我去了哪里呢?在哪里,都不在这里。

      “嘛,既然歇下来了,”纱友紧紧盯着我,眼神似有着锐利的边缘,我心里一颤,“嘛,美海……有些事情要跟你说。”

      我望着她。她的表情呈现出于她而言少见不已的坚毅,仿佛整个成了陌生人似的,我竟有些陌生了。我点头。

      “我又向要表白了,他……同意了。”

      “恭喜……”

      “先听我说,”纱友打断了我,“他同意了,所以我们……陷入了困惑之中。”

      “……什么困惑?”

      “美海,你还没明白,是因为你和他已经一样了吧……”

      我和要一样……?

      “……啊。”

      对,我和要一样。

      “纱友你……没有胞衣啊。”

      “还记得你妈妈为了和你爸爸在一起做出了什么努力吗?我不想他为我也和海底的父母那样争执啊……”

      “纱友……”

      “海底的人不能和陆地的人结合,虽然曳海祭之后这种说法慢慢消失了,但是……”

      她的眼泪。

      “天空和海洋是遥远的距离,可陆地和海洋,却也没有更近一些啊。”

      我说不出安慰的话,如果要说出口的话,也只能如此的语言:最远的距离不是海洋天空陆地之类,而是在彼此心意相左的两人之间,纱友,你还没有认清。可我不能说。曾经炽热的心情一点点变成微暗的火,最后静静熄灭,这常不被人知,她的惶恐我能料想。可我不能说。我只知道一份孤独的喜欢注定换来并不期待的走远,却不知彼此坚定的心意究竟能将两人带去何处。我无从经历,所以无法了解,便没有开口的资格。彼此坚贞的感情真的是如此容易让人生出惶恐的事吧,当一人心意变冷,当分散无可挽回,曾经拥有的东西一点点崩塌,变作让人内心生出荒芜情感的残骸。可是,不能不因为害怕可能会到来的东西,就将对未来的追逐舍弃。纱友,你明明看得明白。

      三天后,一切依旧如故。明天就是交上进路调查表的日子了。

      纱友自己走了出来,选择坚强,对要宣言“无论如何我都要和要在一起”。她自己这样害羞着跟我讲起。光和爱花小姐也都祝福了他们。纱友想要应该也会去告诉千咲,不过要并没有,他是这样说的:“现在千咲和纺已经很幸福了,说出口的话也有些打搅他们吧。”

       虽然我觉得那些昔日的恋心都已过去,现在不管是千咲、纺还是要都能笑着说出彼此的未来与祝福呢。啊,我可能没有讲这话的立场呢。

      马上就有了,马上。

      光,听我说,不要讲话,请听我一个人讲。如果不想听的话,只要走开就好,不管怎样,这些话都一定要说出口,我只是希望你能听到。

      我时常会想,如果当时你选择了我,而不是爱花小姐,现在的我们将会是怎样。

      我知道这样的设想没有意义,可我偏偏会去想。许许多多的如果,都可能让现在不是这般场景。

      喜欢是种惯性。要那时候喜欢千咲吧,虽然千咲选择了要,虽然他说会好好考虑纱友的心意,可直到几年后的现在,千咲都结婚了,他才对纱友说出喜欢。我想,他大概从没想过放下喜欢千咲的心情,自己该如何生活。喜欢一个人的心情不会是一个人的精神支撑,却会也是心灵一面坚固的承重墙。光一直都喜欢爱花小姐吧,如果要光放弃这份感情,光也一定会无所适从的吧,因为不知不觉,口口声声不重要的事情,绵延的心意,已是人生的一部分了啊。

      我不想伤害别人,不想伤害别人来让自己幸福。所以我躲躲闪闪,我不愿承认自己的心情,为此自我伤害,不让别人知道,不让你问起。但我终将无处可逃,因为这份心情就在我心里,不在别处。无论如何,都要要选择的一天。

      我不能就这么放下啊,光。

      因为喜欢你是最重要的事,如果连这最重要的事都要我忘记要我放弃,我还能去珍视什么东西啊。

      就算要我放弃,为你而生的种种思绪,已经不是你一句话就能干净地不复存在了的。

      我一直想忘了这感情,可往前走一步,回忆拉我回一步,一次一次,日日夜夜,冬去春来,年复一年,我在这里,对你说的,却仍只能是这样的话。

      越想要忘记,却越坚定。可我已不能再走到你身旁,我不能开口,我知道总有一天,爱花小姐的姓氏会变成先岛,我怎么可以再让你心中平静的海洋掀起波澜?我喜欢你,光,所以不要你再为难,我一个人为难就足够。你的幸福是你的东西,我在一旁默默看够,未来,即使走得很远也没关系,因为牵连彼此的线已经断了,明日,彼此间的交集只会无关痛痒。可我无声无息,却不甘不愿,我没有孤独的觉悟,对你的笑容,你的温柔,你清楚的呼吸都不能麻木。我的等待,我却不要它有因无果。

      可能只是我不想承认,你一直心属爱花,真正将我的心意放在怀中只有短短几瞬,便将我的心意从心中抛去。所以我再次将这颗心放在你面前。

      再说出口一次,然后,请忘掉它吧。我也要再一次开始忘记。以怎样对你念念不忘的方式,忘了这心情,忘了昨日的往事,忘了有你的梦。等到有一天,我需要的东西不再是你,而它也能支撑我的生命,我就将这份现在只是在伤害你也伤害自己的心意熄灭了吧。等到那一天,我就可以笑着祝福你和爱花小姐了吧。

       那一天,我也能活得一切都无所谓,将能带在身旁的和高声呼唤我的他们,都当作可以沉入海底的东西吧。我也能屏住呼吸,呆在属于我的深海里吧。

       谢谢你,光。我最喜欢你了,从现在开始,我将永远只是认识你之后与你分离的某一人。

       如果你幸福,请忘了我吧。
不管何时何地,宝贝,我记得你,我爱着你
炎。迷苍兽KL
究极体
究极体
  • UID8
  • 注册日期2010-07-19
  • 最后登录2019-01-03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1335
  • QQ
  • 铜币148630枚
  • 威望24091点
沙发#
发布于:2015-06-28 21:05
跟之前一篇文风差好大。。。说实话我个人是不是怎么喜欢同人文的,不是自己的东西再多感悟还是会有点奇怪。。。对于爱和喜欢 我倒是更倾向化为亲情走过一生。。。
[color=Red][b]我想, 消失在红尘中, 也许是我最好的归宿。[/b][/color] [img]http://www.ourdmworld.net/data/attachment/forum/201302/07/124541aj4jwmm7ytrd7jmr.jpg[/img]
蓝卡
总版主
总版主
  • UID38
  • 注册日期2010-07-29
  • 最后登录2018-08-08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9656
  • QQ
  • 铜币195枚
  • 威望20264点
嘤嘤嘤
  • 社区居民
  • BT天才
  • 天神之星
  • 优秀版主奖
  • EG天才
  • 疫苗种
  • 资料种
  • 管理人员勋章
  • 忠实会员
  • 闪耀之月
板凳#
发布于:2015-06-28 21:48
炎。迷苍兽KL 发表于 2015-6-28 21:05
跟之前一篇文风差好大。。。说实话我个人是不是怎么喜欢同人文的,不是自己的东西再多感悟还是会有点奇怪。 ...


我倒觉得骨子里我的思考方式其实是没变的。。。

你快去看凪之明日啊!
不管何时何地,宝贝,我记得你,我爱着你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