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卡
总版主
总版主
  • UID38
  • 注册日期2010-07-29
  • 最后登录2018-08-08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9656
  • QQ
  • 铜币195枚
  • 威望20264点
嘤嘤嘤
  • 社区居民
  • BT天才
  • 天神之星
  • 优秀版主奖
  • EG天才
  • 疫苗种
  • 资料种
  • 管理人员勋章
  • 忠实会员
  • 闪耀之月
阅读:4010回复:11

没定名的草稿(这不是标题,是字面意思)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5-06-28 21:38
列车行在我不知道的地方,人间的某处,载我去我疏离已久的地域。我深爱之人所深爱之人去了,我回乡悼念。
      大概有多久了呢,我难以清楚地想起上次归家的年份,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那时我比现在年轻许多,毕竟皱纹并不只是繁冗的心绪,而是实实在在的老去的迹象,时光抚平某些东西时,总要顾此失彼地再弄出这些褶皱。究竟多久没有回去过了呢。
      嘈杂的车厢内依稀能听见广播,响着的是一个声嘶力竭的男声:
             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
        黑暗之中沉默地探索你的手
        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
        明天的我又要到哪里停泊
沧桑的声音渲染某种氛围,可在我听来,却像是种因竭力证明自己身无他物却未能成功而生出的自怨自艾。在自己的痛苦还没消化完毕的时候人们总是开始津津乐道地数着他人的痛苦,这的的确确是我不能理解的一件事。列车嘈杂地行进,嘈杂地穿过隧道,嘈杂地驶过桥梁,就连中途停站也一片嘈杂。人来人往,人去人留,一片喧嚣接着一片喧嚣,最后什么也留不下。在起点和终点之间,所有的一切仿佛只是虚无,我正游弋在不是世界的世界,等待列车停止,将我的意志交回现世,一如久久离开家乡的身体悄然而归。疏远了多少脚步,如今一步步回返,逆着无可挽回的时光。这时,无法彻底忘却的回忆慢慢复苏,避而不谈的情绪再次浮现,体态炫目得可怜。我知道自己此刻在流泪,像从前的许多日夜一般。不仅仅是旧事纷纷,就连泪水本身我都已久违,心底的伤痛竟已陌生起来。终于,无法摆脱地,我将远行的步履收回,逃离不过只是一场幻梦。
我很多年没有哭泣,是因为沈戏方交给我的那个纸条。那是个晴天还是个雨天呢,应该是晴天,夏末,凉意快要苏醒的时候。我和他散漫地行走在街上,界线分明到不时有人从我和他之间自然地穿行。广场从来没有空旷的时候,我和他静静地走。人声熙熙攘攘,微风吹去一尾嘈杂又带来一尾,阳光恰到好处,不像伏天那样热烈,也不至感到太凉。我的注意力尽量不放在他身上,那天他显出一种低沉的怠倦,但分外洁净,白色的T恤衫一尘不染,与通常的他大相径庭。不知不觉,我们走进一片林荫,前几日下过雨,我们慢慢地在清凉的空气中绕过水洼,尽量不沾染泥泞。即便是这样的路,他竟依然显出洁净的边缘,仿佛飘在无垠云端,无关尘烟。我在他身后,看见水洼中他的倒影摇晃。树木——应该是梧桐树——的绿色尚还璀璨,但想起即将到来的秋日,看上去更像是生机勃勃的垂死挣扎。他开口了,时至今日,过往叙说的言语我能精确复述的已然不多,但那句话在记忆的银雾中总是闪着炫目的光,令人记得清楚明白。
“在这里留下过不少片段呢。”
记忆一向存在得微妙。在那时,我对这点只有朦胧的认知,而今日,我终于可以将那恍然的感受付诸言语:发生过的事情无可辩驳地已然发生,并停在发生的时刻,而时间也永远停在属于时间的那一边,以静止的方式流动,慢慢磨平过往精准的棱角,冰结尚存的炙热,直至扪心自问时自失怅然,却又不觉矛盾,只将淡漠视作理所应当,而将念念不忘当作不甘不愿的过程。可倒流回那刻,我对这一点只有朦胧的概念,所以还以为所有的过往都值得珍藏。
“是值得好好记住——值得将来回顾的事情吗?”
“不,其实最好都忘掉,最好没能发生。”
“那,是值得后悔的事情吗?”
“也不后悔。”
不知不觉我们两个人走得很深了,熙攘的声音已离得有些远。他回身,面向我,笑容柔和惬意,好像正走在夕阳下的归乡路,被轻细的风机巧地打磨,出露夏日最后的和煦。
“你不后悔的话,我也不能说什么。喏,人和人之间不过依偎和伤害两种关系。”
“还有一种,”他很确切地说,“根本没有关系,陌生人。”
我那时很想开口说出“比如我们”这样的话,不过却没开口,只是点了点头,点得漠然。其实都是相同的,不管依偎、伤害还是陌路,都只不过是延续自己生活的展示方式,依赖着别人生活,伤害别人得以安生,又或者孤苦伶仃。在千百万人间一样能够孤单地行走,在空茫的边界却也有听到呼唤的权利。而我那时发觉,我并不确定他在哪一边,生,或者是失却。
他走近,将那张纸条塞进我手里,轻轻嘱咐我:“随心意选个时候打开它。”
我那时并未立刻打开它,但我想我看到他字迹的时候比他预想得要早,毕竟保存一张小小的纸片不比冰结蜿蜒的心绪简单多少。时间轴上讲,这是后话,接下纸条后,我问他:“嗳,没有什么别的话要讲给我听了?”
“实际上——你也知道的——很多事情用嘴巴是说不清楚的,写也写不清,大概只有把心剖出来让你端详一下了,你可以动手。”他摸着脑袋,意外地显出困扰的神色,“不过我害怕疼。”
“这点跟个女孩子一样。”我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还有爱流泪这一点。”
“是吗?”
“但我喜欢你的眼泪。啊,不是希望你难过悲戚的意思,我想我不是那种人。”我喃喃着,“你要知道——我想你并不知道——你哭泣的时候像是不懂人生有多么苍凉,却总像被夺去了心爱的玩具,晶莹得透出某种私密感……啊,就像一生活在山谷中一样。”
“哭只是哭而已。”他明确地拒绝了我的论断,时至今日我对此还有些愤慨。
“但还是种无所掩饰……我不知道你怎样想,戏方,那种情绪是很纯粹的,或者那根本不是哭,那只是不去掩饰。即使戏绫她现在也慢慢学会说谎,学会——请别生气——开心表演,可卸去——”
“别说了。”
 他压抑着我,我压抑着他。沉默精致且脆弱,于是我们精心呵护,期待它会有茁壮明艳的未来。这当然只是戏言,于我和他,“我们”这个概念本身就不那么容易存在,期待更是即生即灭。这种时候往往该某人转身离开,留下些什么东西,将大多数东西带走,至于留下和带走的一切是风化还是被揉碎都无所谓,可当时我们的时间的的确确地静止了。停在那里,对,停在那里。
我想告诉他,远方的云朵将会飘来,因有晴便必定会有阴雨;我想告诉他,紧紧合住双眼,眼前会浮现朦胧的形,不能捉摸,只有一片凄惶;我想告诉他,反复念着他的名,也许能祈得内心安宁,这点正是内心失落的证据。我想讲的话,无声无息,虽然出了口,却终不能回荡在他耳畔。这些心念只能凌空而去,同他错身而过,便倦鸟归巢,藏进我回忆中。
我看向他那呈着支离破碎的清净的脸,祈求时间从此停止,我还能看到他这般的面庞。他太好看。
实际上记忆也的确到此为止。我很难想起分离时候的情状,大概我内心否认别离,否认那是夏末时节,秋意正渐浓。可我们还是无可避免地别离了,不然此刻的回归只不过是虚无。相遇无可避免地有着别离的意味,重逢也让人不得不展望再别,时光蚀刻彼此的联结,终将过往的关联抛空,只留下记忆中不真切的温柔双手,尽管内心永不盼望今生遇见你之后只能选择分离。我是——我明知我是你的回忆,可我不知不觉中还是始终抗争孤独的命理,渴望这双眼再次充满你。过往只有沦为玻璃残渣的命运,可心中的澙湖却终究难以浪静风平。生命中的一切都不过只是沙粒,风吹来,风吹去,到访和消失都不由自己,这点我熟稔于心,可这不能抚平心中层叠波澜,那是另一部分,有你的一部分,那部分渴望从未有过夏末时节,却又不能拒绝地将之包容。
但结果不过是时光堆积,蔚蓝色星球继续旋着日日夜夜,真真切切地印证着,失去的东西,在哪个层面,都难以一直带在身旁。
何况,心中的爱意从来无望。
让谁忘记谁永远显得轻巧而不负责任。记得是很沉重的事,而且无法逆反,忘记不会是全然不知,只能是又一个抛弃的过程,制造缺口遮掩一片空洞,怕是会千疮百孔,到回头望时,人生不过走过一条空荡的回廊,已经失却的东西造就填不满的缺口,却已不能再有所盼望。啊,其实不必说这么多的,最简单的原因不过是忘不掉罢了,因为哪怕遗忘也不是可以自己迈步确定的选择。我能做的不过是在这里或那里等,也许忘掉了,也许不念也难以忘记。为难的是,这已不由我决定。
戏方递给我纸条的一年后我考上了一所还不错的大学。我不在意去不去大学。于我,活下去才是确定的第一志愿,因此,我已面对与将面对的一切都是考卷上的必答题。是可以承认的,大学只不过是我为自己的逃离选择的某条线路,我不需要它灯火通明,也不害怕它崎岖难行,它依托于我的逃离才不至等同于散沙烂泥。那件事之后,我领教了无数种关切,谙熟了它们背后的轻蔑、凄婉、顾影自怜以及诸如此类的情绪,所以明白感同身受不会成立,自己的凄凉无法立足于他人的心想,而无可避免地,到最后,即便迷茫的前方也只能前往,从废墟中昂首迈步踏进虚无,继续着无法玩味的命题:失去的东西能否唤回,身躯与心胸到底间隔几分,已失去的爱意究竟需要支付多少代价。
去学校的路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火车旅行。K字头列车仿佛是个接点,拥挤、喧闹、肮脏、混乱、膨胀、放荡,但总会莫名地让你感觉这是个独立于人间的人间,而你真的活在这里,你行过这里,一如行过尘世。而不管是尘世还是k字头列车,我都只能一个人面对生活。
硬卧叫人不能安眠,于是我试着不合眼,望着窗隙间逝去的光芒点点,不自然间有些恍惚,最后落入慌乱的睡眠中,梦见戏绫忧郁地坐在我的教室我靠窗的座位上远望,她那与戏方相似的眉眼显出同样与戏方相似的悲戚,纤巧的眉毛舒展,茶晶般的双眼无助地扫过天地之间,寻不得一处值得凝望。时间静止,保留她此刻洁净的意志,并将不可名状的凄婉钳制,只将它放在我与她之间的里程中。像极了戏方,也像极了我,她仿佛成了故事梗概,我不过出演她的一部分,即便这样,我竟也不愿醒来。虽然无力嬉笑,我却仍想扮演这一幕中的无辜配角,等待着她寻到她所期盼的原野,等待她的温婉安营扎寨,在一片片的阴晴圆缺后见她天真愉悦的神态——那是这荒凉人间久违了的美好之一。可事实却是我们桎梏在我的教室里,停在没有结末的眺望和几米之外的守候中,直到我醒来。
没梦见戏绫,我却——不,应当说是不出意料地常梦见戏方。梦里他抱着我,一次次在我体内毫无倦意地射出,燥热的鼻息拂过我脸颊,却只让我感到疼痛,几无确切的快意。这梦境的过程有时会变化,但大致相同,基本证明我对情欲的了解之浅薄,大概是需要反复练习,才不致醒来时阵阵虚冷。
而结束的方式从未改变,慢慢地,慢慢地,不动声色,沉默不语,最后结束了。
报道当天一片艳阳,可隔天就是无风细雨。来自四处的室友们缩在小小的宿舍里开始并行人生的过程,那时我在床上读着《微暗的火》,一个轻巧的声音响起来:
“洛丽塔是我的生命之光,我欲望之火,我的罪恶。“
“我读的是《微暗的火》啊。“
“都是纳博科夫啊。“
这时我才将双眼从“他年纪比我大两倍“上移开,看向声音的来处。她头发生至下颌,刘海纤长,梳在一边,半遮住她的左眼,出露在外的右眼眸是扇可爱的窗棂,情绪丰富,此刻正充满了某种我明显不能回应的期待。从不能给出像样的回答是我很可悲的一点,有时我恨不得和对方分享自己的灵与肉,只要他能体会我思绪纷纷。我轻声笑着,和颜悦色地——我想大概是和颜悦色地——认识了她。南就这么走进了我生活,来得风尘仆仆,最后一步却拿捏精准。
我从来不会惜字如金,尽管有些时候我的言语少得可怜。大概大多数人都将这一点领会成了一种我来界定平衡的边界,所以我活得孤独且安全。唯一的例外便是南,我想她大概是一辈子第一次遇见读纳博科夫的同性,所以兴奋异常,快活地拉着我读起托马斯·伍尔夫和威廉·福克纳,搞得我不得不举起《打死父亲》试着摆脱,结果她又不依不挠地带来《在路上》和《人间失格》,我只好放弃抗争。我容貌并不秀美,身形渺渺,还有着悄然的阴郁,捧起这些书本时仿佛将在某种边界散失,与留下坚定足印的理性人远远相觑,她却不同。她本就有着合格的美艳,读着这些书让她显得更不可捉摸,让她同样持有某种距离,那距离不是阻碍,而是声色全满的诱惑,让她像极了一种无法捕捉的幻觉,拥有她不是幻梦,而是幻失或幻灭。
我不懂她为何找上我,虽然知道,但不明白。看得明白的,是她对自己讳莫如深,她不提过往,不打算将来,似乎只在一瞬生活。对我而言,过去灰暗,未来空白,双眼念念不忘地回顾来时路,双脚却听从钟表的高呼,走过一条路,走不过我自己,我不选择一瞬,我无能为力地选择深陷时间的迷潭。我选择回忆,不要冰凉的身体和挣扎的感触。我不知凝望着我,她是否看见了她所期待的生活。也许相似,可命运终究是不同的。发生过的事情终究是发生过的事情,无可辩驳,无从扭转,心有不忍的反抗只会换来更悲戚的幻灭。在相似的夜里,选择不同的命理,有时竟忘了我们来自同一条巷口。痛痛快快地讲,消失了就是消失了,哪怕重现,消失也仍然是消失,属于他的讲述已经断裂了,延续下去的东西只得将它抛去,所以人事已非或人事将非。它毕竟发生了,哪怕没人盼望,它毕竟还是就那么发生了。哪怕虚幻得虚幻,它都是我现实的现实,一如往昔的抽离是内心的荒凛和独行的畸零。我祈求我们拥有约誓的明日,最后只收获对跖的侘傺,我却仍只能将这看做神祗的恩慈,所谓情事在风雨凄凄后不过如此。
时常发现,许多人直到饱尝虚幻之后才发觉,明了一切从来不是解决方式。看得清楚往往换来顾虑丛生,每前行一步都是荒凉的战争。明明看得清楚,却又发觉自己什么都不明白,不是无所作为,是无能为力。不能阻止的终究是不能阻止,能阻止的还往往没能成行,这是最坚强的软弱。于我,我明白的事情不多,但这不多的事情已足够让我明白道路是无法把握的,行走在人间不是追逐掌控,而是奋力抗争,从迫不得已地诞生开始,到无法遏止地死亡,精确的因果却交留不能形同虚设的过程。眼泪是无用的,笑容也相同,不得不降生,却从不会不得不与某人交会,甚至,献给他人的情绪也是顺从身外的过程。星会熄灭,风雨也会停,消失之后,留下什么,却又什么都留不下,存在过的一切静候湮灭的那天,湮灭的东西的的确确地不复存在。所以在深夜里,在白天,在一个人的角落或千万人的气息中,我见爱恨情仇消解,见遗忘,见淡漠,见奋不顾身,见悄无声息安安静静,说服自己人间一如寻常,月亮照常让位,暖意依然抚慰,仿佛失去得一如既往,未曾栉风沐雨,也未曾雪月风霜,尽管天色亘古,或阴或晴或雨。可诞生过到底是诞生过,它们曾真真切切地在那里,直至不知去向。总会有那么一日,他们不知去向这悲凉的事实也悲凉地不知去向,而尘世一无所知,不管未来的旅程怎样荒凉。爱和恨都是建造,可遗忘是毁灭。我对这缄默的道路是无能为力的,也早清楚不论消失的东西飘去那里都不会是在我可将它们寻回的地方,空虚会一直跟随我的呼吸。我唯一能做的不过是记住已经失去的一切曾存在于此,记得牢,念念不忘,持守它们存在的最后的痕迹,等到新叶凋零,等到又一轮朔月,等到成为他们的一部分。
戏方,我们,也是不能抵抗命运的潮的吧?大概正因为这注定的软弱,即使留下微笑在我眼前,你的眼泪却也被你放在我身边,不容我精挑细选,还剩下些什么,我便只能珍藏什么。
III
南的家境颇为优渥,我并不能跟上她的生活。她在这一点上察觉得颇为敏锐——我想大概是因为她遇见的多数人都是如此,所以她很主动地承担了我很多花销。我并不需要她这样做,因为我并不艳羡她拥有的东西,却有意识地陪她遮掩她的藏匿,她大概将这一点误认成了我的体贴,其实不尽然。那不是体贴,而是体谅,对象不是她,而是我自己,体谅自己没有力量没有勇气去做,去指摘。
我永远忘不了南带我去买衣服的那一天。那天天气湿热,我在宿舍里无所事事,心想也许该去图书馆屏息静气。她却突然回到宿舍来,撩开刘海,俏皮的神态却用着悉心打探的眼神望着我(我则百无聊赖地认为她被完全释放的前额其实有些宽,但没能认定)。突然地,她开口说道:“跟我一起去买衣服吧,你不能拒绝。”
我不能拒绝。
站在更衣室里,我感觉我好像是一个小挂件,被她贴在自己街车的后窗,然后随她疾驰而去,摇晃的时候要显得好看。一件一件试过去,我并没有发现一个新的自己,她却一脸欣喜,柔美脸上的笑意蕴着一种温情和快意的混合体,让人内心不由得安宁起来,将其实自己没什么变化这一点暂时忘记。
现在,在这追想里,她的笑意肯定比那时更加雅致。岁月送至的记忆不精确有时也会将遗憾和苦闷不再电闪雷鸣,而让明媚的春日愈加芬芳。啊,说这些根本没有意义,总之,在我世界里,那天她的笑容是我见过最值得珍藏的表情之一。
听着是种轻盈的说辞,可事实其实只不过是我变成小小的金丝雀,这点上应是沉重的。对我的心理压力而言,南轻描淡写地将这点带过的习惯让人过于煎熬,而越是煎熬,她便越喜欢对我轻描淡写以期改善,到这里为止正是一个恶性循环。这般恶性循环一直以来在我生活中出现得很是循环,是叫人为难成习惯,才不觉为难。
我和南的亲密过度,不出意外地,让整个宿舍微妙地排挤起了我们两人。女子身上最大的兽性大概就是和同性间常有的貌合神离与明争暗斗,我的生活并没能免俗。我并没受到什么影响,南也一样,但我们原因不同。我的话,是因为无法抗拒的失落和孤僻在这类场合对我足够呵护,而南,则是因为她常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和行动。即使宿舍里因此常有紧结的空气,我们也无动于衷,最终这种排挤反而成了南和我之间的关系渐渐异质的珍贵催化剂,在这一点上,这事很是不幸,因为足够幸运。
遗憾的是,我当初记在心里的,除去我和南之外的其他人的名字和容貌,如今已经忘得清净,成为内心中喃喃书写着的人间游记内令人略生憾意的残页。我避免了使用“音容笑貌”这个词,因为她们不外乎活在这世界的某一角或消失在这世界的某一角,我相信前者,相信她们是已寻得清脆的铃铛,深深扎根地游荡。我会去推想她们的生活,她们已经模糊在回忆中的脸呈现好看的轮廓,用温雅的笑容和平静的眼神背对起伏不定的日光望向一派明媚的家园,和煦的风送来远不止二十年的和平,她们听着爱侣的呼唤,心念血肉的稚拙,忘记冷,留下暖。在这景色里她们心中不会有迷失打转,没有也许的未来,只留下点缀式的甜美心酸。这些都不会是属于我的场合,这些场合让我艳羡不已,她们的场合。
屡屡会问,这故事的结局又是在何时显出雏形的呢?不知何时,我就设想起支离破碎的明日,多少也为这样的未来做了些打算,因为我以为生活的形态不存在过渡的边界,就像无光的天空只会是夜。在这一点上我陷得太深,以致常常感觉我所面对的是不是连续的世界,而是一城碎片。我的生活不会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我的呼吸换不得他人的静止,我的沉默也不决定爱欲的颐指气使,彼此面对的一切不同,却又出乎意料地相似。辽阔吧。微小吧。迫不得已吧。随心所欲吧。这就是我们的相同之处:我的悲戚不是你的悲戚,不会是,却有机会与你的悲戚相仿,甚至让你在一瞬生出错觉,以为你能明白我或是我能明白你的感触,让你笑或哭。可我们终究不同,你能体会的是你的我,我不知她是照片、镜像还是4.3年前的小小量子,与我到底有多么相似,能让你明白,我的生活是这种轮廓。这也解释了我和戏方中间隔着的精巧玻璃墙,看不清,摸不到,那是他的一切啊,我只是一个想将命理留在那里的外人。我想起戏绫摇曳的手背,她转着圈,摇曳的手背随她转着圈,会停下来,不会停不下来,交出一个结局,无法体验其他路径。摇着转着,会不会没有结果,让她仍是那个欢欣地问我和戏方的人呢?不会,答案总是如此。对这一点深信不疑,却还是喃喃地一次次问,这行为的价值显然不在问答本身,它已是件闹铃,让我不要忘记在我生活里到底发生过什么,毕竟,我不能靠量子判定自己,哪怕我的存在是我的幻觉,一场虚无者悖论。是会分离,的的确确地分离,这从相遇开始便已确定,我们奋不顾身追求的只是自己喜爱的分离形式,由我们取得的生活决定,一种精妙的垂死挣扎,正因为知道它是垂死挣扎,所以才垂死挣扎在垂死挣扎,热爱一种文字游戏似的循环。这循环终会告终,可能不会落得失落:人人希望那时结束得好看或是不留遗憾,让人欣慰的是这毕竟是有可能的。这世界总在善良时残酷,残酷时善良,来获取真实的平衡,让人明白这不是别处,这就是居所。于我而言,明白这一点,停留或行走都会少些波澜,因为我知道不管怎样,这生活,我的生活,我的世界,是足够真切的,不会因为接踵而至的失去与分离而变成不确切的影像,不会沉没,不会沉默。脚印整平,足音散去,我却仍是走过这里的,这里有过我的脚印,有过我的足音。一个个碎片拼在一起,证实这生活终究是完整的,只不过零碎在脑海,破坏在意识流。完整的生活包括快乐,也肯定有失落,只拥有艳阳或只拥有雨丝的生活都叫人遗憾,但更遗憾的是往往前者让人觉得不那么遗憾。事实上,这两种方向不可或缺,构成了我们生活中精准的社会性——去爱,去伤害。
可这一切的一切都只让人明白,生活是难离难舍的,因为无论如何都是真实的,真实的无论如何都是要消失的,如果不珍视是会有眼泪的。无从解脱。从一开始就该拒绝。并不只是南的情谊,比那更多。温柔像欲念一样,也是有种类的。有的温柔对世界充满爱,有的温柔让世界充满爱,有些温柔是予取予求,而我的温柔,不过是内心深处的惰性和对生活的无力抗拒的混合物,是心有戚戚的顺从。温柔真的是温暖的吗?真的能体会温热吗?无力的温顺,能在这温流中温情下去吗?格式塔崩坏前问题已然陷于形而上学,可生活终究会给个答案,也许人各不同,但总归是获得结论或解脱,而它就像我的讲述一般,是私密的,跳脱年代,跳脱人间波澜,只在自己心中因自己的念想而显出精细形态,并不时断裂。生活不是好看的假定,我们终究要做出选择,看它回馈我们什么,不可捉摸的命理或许带来遗憾,但选择的正确与希冀的未来总归是正相关,更何况无论如何韶华都不留退路。下定选择时,只盼望未来不会为此刻一派怅然,也许很难做到,但只要能做到就已足够,你至少可以选择,尽管你别无选择。有时窸窸窣窣,有时恍恍惚惚,有时断断续续,有时踽踽喁喁,但最后,生活的形态还是确立了。也许我永远比身旁的人想得还要失落,所以,我想当某刻我能换个角度,认为在失落程度上永远超出他人想象是件令人骄傲的事,我便能心安,故我这样追寻着,然而不会有结果。也许我像漂流在大海,将行程交付给自然,祈求多在海面上浮一天,孤独的飘零,连一块小小木板的出现都是幸福的事。无尽漂流中,着陆甚至不再重要,因为得救也即另一种终结,会让人陷于迷蒙的空荡之中,最后,内心只盼望这不由自己的游移能一直延续,无止无休。这是这世界静止的部分,我们只能接受的部分:有些事情一旦来临我们将不得不接受,心有不甘不过加深疼痛,那感觉不会如何。大概这是在为万千薄弱的意志开脱,认为有些事情总归会超越自己的限界,然而伤痕累累了毕竟也没有办法,人人都希望快乐找上门,快乐或许也不会短缺,但某些人就是寻不得,这总应有个理由,而我的言语是一次失败的定性阐释。究竟为何会有这般形态的生活呢?又是形而上学的困惑。
而在这无法确定,令人恍惚迷醉又惶惶不已的领域里漫游,是我悲戚的爱好之一。
不管何时何地,宝贝,我记得你,我爱着你
炎。迷苍兽KL
究极体
究极体
  • UID8
  • 注册日期2010-07-19
  • 最后登录2019-01-03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1335
  • QQ
  • 铜币148630枚
  • 威望24091点
沙发#
发布于:2015-06-29 21:31
其实我觉得没定名的草稿当标题挺好的(你奏凯啦!)
然而我们的人生恰是未定名的草稿。。。。
[color=Red][b]我想, 消失在红尘中, 也许是我最好的归宿。[/b][/color] [img]http://www.ourdmworld.net/data/attachment/forum/201302/07/124541aj4jwmm7ytrd7jmr.jpg[/img]
GDKing
究极体
究极体
  • UID5
  • 注册日期2010-07-19
  • 最后登录2016-12-04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6127
  • QQ
  • 铜币286枚
  • 威望48554点
这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 社区居民
  • 病毒种
  • 资料种
  • 疫苗种
  • EG天才
  • 优秀版主奖
  • 天神之星
  • BT天才
  • 闪耀之月
板凳#
发布于:2015-06-30 11:38
所以说赶快定稿啦
[url=http://www.ourdmworld.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566&pid=72224&fromuid=5][color=#005344][size=4][b]【5周年贺文】World Days【未完结】[/b][/size][/color][/url] [size=5]我要写文 [/size] [b][size=7][color=Red]请支持DM文学!!![/color][/size][/b] [size=4][url=http://www.ourdmworld.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1313&pid=66319&fromuid=5][b]Digimon IE 外传 星之Beta[/b][/url][/size] [url=http://www.ourdmworld.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1313&pid=66319&fromuid=5][color=#000000][size=4][b][六周年][文赛]黑暗的Nossi-be[DigimonIE外传][未完结][/b][/size][/color][/url] [url=http://www.ourdmworld.net/thread-553-1-1.html][color=#00CD00][size=4][b]DB无限制招人再开!!!附史上最强表格v1.2![/b][/size][/color][/url] [url=http://www.ourdmworld.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74&pid=84253&fromuid=5][color= #AE0000][size=5][b]Digimon Babel [15.01.01吐血更新中!ACT 40 Unexpected Eruption其五 Hazard][/b][/size][/url] [url=http://digifur.com/digimon/bbs/?fromuid=2686]http://digifur.com/digimon/bbs/?fromuid=2686[/url] [url=http://digmon.aa.topzj.com/?fromuid=260025]http://digmon.aa.topzj.com/?fromuid=260025[/url] [img]http://www.ourdmworld.net/attachments/month_1207/1207171500e96aefe6397037cf.jpg[/img]
蓝卡
总版主
总版主
  • UID38
  • 注册日期2010-07-29
  • 最后登录2018-08-08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9656
  • QQ
  • 铜币195枚
  • 威望20264点
嘤嘤嘤
  • 社区居民
  • BT天才
  • 天神之星
  • 优秀版主奖
  • EG天才
  • 疫苗种
  • 资料种
  • 管理人员勋章
  • 忠实会员
  • 闪耀之月
地板#
发布于:2015-06-30 16:14
GDKing 发表于 2015-6-30 11:38
所以说赶快定稿啦


都没写完啊= =
这个故事的雏形大概是13年我就想出来了,然后一直涂涂改改,又赶上高考这茬,最后去年夏天考完了才开始动笔,动笔也要一年了,不知道哪天能写完
不管何时何地,宝贝,我记得你,我爱着你
GDKing
究极体
究极体
  • UID5
  • 注册日期2010-07-19
  • 最后登录2016-12-04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6127
  • QQ
  • 铜币286枚
  • 威望48554点
这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 社区居民
  • 病毒种
  • 资料种
  • 疫苗种
  • EG天才
  • 优秀版主奖
  • 天神之星
  • BT天才
  • 闪耀之月
4楼#
发布于:2015-06-30 16:34
蓝卡 发表于 2015-6-30 16:14
都没写完啊= =
这个故事的雏形大概是13年我就想出来了,然后一直涂涂改改,又赶上高考这茬,最后去年夏天 ...


我就是这个意思啦
[url=http://www.ourdmworld.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566&pid=72224&fromuid=5][color=#005344][size=4][b]【5周年贺文】World Days【未完结】[/b][/size][/color][/url] [size=5]我要写文 [/size] [b][size=7][color=Red]请支持DM文学!!![/color][/size][/b] [size=4][url=http://www.ourdmworld.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1313&pid=66319&fromuid=5][b]Digimon IE 外传 星之Beta[/b][/url][/size] [url=http://www.ourdmworld.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1313&pid=66319&fromuid=5][color=#000000][size=4][b][六周年][文赛]黑暗的Nossi-be[DigimonIE外传][未完结][/b][/size][/color][/url] [url=http://www.ourdmworld.net/thread-553-1-1.html][color=#00CD00][size=4][b]DB无限制招人再开!!!附史上最强表格v1.2![/b][/size][/color][/url] [url=http://www.ourdmworld.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74&pid=84253&fromuid=5][color= #AE0000][size=5][b]Digimon Babel [15.01.01吐血更新中!ACT 40 Unexpected Eruption其五 Hazard][/b][/size][/url] [url=http://digifur.com/digimon/bbs/?fromuid=2686]http://digifur.com/digimon/bbs/?fromuid=2686[/url] [url=http://digmon.aa.topzj.com/?fromuid=260025]http://digmon.aa.topzj.com/?fromuid=260025[/url] [img]http://www.ourdmworld.net/attachments/month_1207/1207171500e96aefe6397037cf.jpg[/img]
蓝卡
总版主
总版主
  • UID38
  • 注册日期2010-07-29
  • 最后登录2018-08-08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9656
  • QQ
  • 铜币195枚
  • 威望20264点
嘤嘤嘤
  • 社区居民
  • BT天才
  • 天神之星
  • 优秀版主奖
  • EG天才
  • 疫苗种
  • 资料种
  • 管理人员勋章
  • 忠实会员
  • 闪耀之月
5楼#
发布于:2015-07-01 19:43
GDKing 发表于 2015-6-30 16:34
我就是这个意思啦


我现在觉得写完什么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事,让我们相信命运吧
不管何时何地,宝贝,我记得你,我爱着你
GDKing
究极体
究极体
  • UID5
  • 注册日期2010-07-19
  • 最后登录2016-12-04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6127
  • QQ
  • 铜币286枚
  • 威望48554点
这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 社区居民
  • 病毒种
  • 资料种
  • 疫苗种
  • EG天才
  • 优秀版主奖
  • 天神之星
  • BT天才
  • 闪耀之月
6楼#
发布于:2015-07-02 10:17
蓝卡 发表于 2015-7-1 19:43
我现在觉得写完什么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事,让我们相信命运吧


心态好,心态好
[url=http://www.ourdmworld.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566&pid=72224&fromuid=5][color=#005344][size=4][b]【5周年贺文】World Days【未完结】[/b][/size][/color][/url] [size=5]我要写文 [/size] [b][size=7][color=Red]请支持DM文学!!![/color][/size][/b] [size=4][url=http://www.ourdmworld.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1313&pid=66319&fromuid=5][b]Digimon IE 外传 星之Beta[/b][/url][/size] [url=http://www.ourdmworld.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1313&pid=66319&fromuid=5][color=#000000][size=4][b][六周年][文赛]黑暗的Nossi-be[DigimonIE外传][未完结][/b][/size][/color][/url] [url=http://www.ourdmworld.net/thread-553-1-1.html][color=#00CD00][size=4][b]DB无限制招人再开!!!附史上最强表格v1.2![/b][/size][/color][/url] [url=http://www.ourdmworld.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74&pid=84253&fromuid=5][color= #AE0000][size=5][b]Digimon Babel [15.01.01吐血更新中!ACT 40 Unexpected Eruption其五 Hazard][/b][/size][/url] [url=http://digifur.com/digimon/bbs/?fromuid=2686]http://digifur.com/digimon/bbs/?fromuid=2686[/url] [url=http://digmon.aa.topzj.com/?fromuid=260025]http://digmon.aa.topzj.com/?fromuid=260025[/url] [img]http://www.ourdmworld.net/attachments/month_1207/1207171500e96aefe6397037cf.jpg[/img]
蓝卡
总版主
总版主
  • UID38
  • 注册日期2010-07-29
  • 最后登录2018-08-08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9656
  • QQ
  • 铜币195枚
  • 威望20264点
嘤嘤嘤
  • 社区居民
  • BT天才
  • 天神之星
  • 优秀版主奖
  • EG天才
  • 疫苗种
  • 资料种
  • 管理人员勋章
  • 忠实会员
  • 闪耀之月
7楼#
发布于:2015-07-02 12:21
GDKing 发表于 2015-7-2 10:17
心态好,心态好


不,我说的很事实,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 =
不管何时何地,宝贝,我记得你,我爱着你
GDKing
究极体
究极体
  • UID5
  • 注册日期2010-07-19
  • 最后登录2016-12-04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6127
  • QQ
  • 铜币286枚
  • 威望48554点
这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 社区居民
  • 病毒种
  • 资料种
  • 疫苗种
  • EG天才
  • 优秀版主奖
  • 天神之星
  • BT天才
  • 闪耀之月
8楼#
发布于:2015-07-02 12:39
蓝卡 发表于 2015-7-2 12:21
不,我说的很事实,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 =


至少你放得下
[url=http://www.ourdmworld.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566&pid=72224&fromuid=5][color=#005344][size=4][b]【5周年贺文】World Days【未完结】[/b][/size][/color][/url] [size=5]我要写文 [/size] [b][size=7][color=Red]请支持DM文学!!![/color][/size][/b] [size=4][url=http://www.ourdmworld.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1313&pid=66319&fromuid=5][b]Digimon IE 外传 星之Beta[/b][/url][/size] [url=http://www.ourdmworld.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1313&pid=66319&fromuid=5][color=#000000][size=4][b][六周年][文赛]黑暗的Nossi-be[DigimonIE外传][未完结][/b][/size][/color][/url] [url=http://www.ourdmworld.net/thread-553-1-1.html][color=#00CD00][size=4][b]DB无限制招人再开!!!附史上最强表格v1.2![/b][/size][/color][/url] [url=http://www.ourdmworld.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74&pid=84253&fromuid=5][color= #AE0000][size=5][b]Digimon Babel [15.01.01吐血更新中!ACT 40 Unexpected Eruption其五 Hazard][/b][/size][/url] [url=http://digifur.com/digimon/bbs/?fromuid=2686]http://digifur.com/digimon/bbs/?fromuid=2686[/url] [url=http://digmon.aa.topzj.com/?fromuid=260025]http://digmon.aa.topzj.com/?fromuid=260025[/url] [img]http://www.ourdmworld.net/attachments/month_1207/1207171500e96aefe6397037cf.jpg[/img]
蓝卡
总版主
总版主
  • UID38
  • 注册日期2010-07-29
  • 最后登录2018-08-08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9656
  • QQ
  • 铜币195枚
  • 威望20264点
嘤嘤嘤
  • 社区居民
  • BT天才
  • 天神之星
  • 优秀版主奖
  • EG天才
  • 疫苗种
  • 资料种
  • 管理人员勋章
  • 忠实会员
  • 闪耀之月
9楼#
发布于:2015-07-02 12:47
GDKing 发表于 2015-7-2 12:39
至少你放得下


因为实在写不出来我有什么办法

随遇而安也只是因为没有更好的方法
不管何时何地,宝贝,我记得你,我爱着你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